您当前所处位置: 米胖旅游网 > 扬州旅游 > 扬州旅游攻略 > 记扬州行踪

记扬州行踪

http://www.mipang.com时间:2011-03-17  来源:米胖旅游网  点击:2220
"京口瓜州一水间,钟山只隔数重山"。镇江京口区扬州市瓜州镇隔江相望。既已到了镇江,怎能不去"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",体味一下"朱帘十里,春风小红楼"的意境。"绿竹巷"依然存在,只是"丽春院"已久不成考了。

从镇江火车站坐小巴经轮渡过江至扬州汽车西站,转乘1路或8路到汽车站后再坐5路可至平山堂、瘦西湖游览。平山风光区是由年夜明寺、鉴真纪念堂、平山堂组成的古园林胜景。有"平山胜景淮东第一"之称。纪念堂系纪念鉴真巨匠逝世1200年而建,以纪念他对中日文化交流作出的进献。这里仅仅重点介绍一下全国重点风光区蜀冈-瘦西湖风光区。

清康乾时代即已形成的"两堤花柳全依水,一路楼台直到山"的湖上园林,端的是融南方之秀北方之雄与一体。其中又以二十四桥景区、白塔晴云、荷蒲薰风等胜迹较为有名。走在十里长堤上,三步一桃,五步一柳,依稀体味到"春风十里扬州路"的感受。

"二十四桥明月夜,美女何处教吹箫"。我是早就憧憬着二十四桥的箫声了,现在终于站到了桥上。二十四桥长二十四米,宽二点四米,由二十四根白玉栏杆砌成,上下均为二十四级台阶。站在桥上,左拥望春楼,右抱熙寿台,远眺慈寿古塔,近睹白塔晴云,窈窕盘曲的一湖碧水,串以长堤春柳,如统一幅顺序递次展示的山水长卷,而二十四桥景区恰是其浓墨重彩之处。心中不仅回荡起板桥题于"小李将军画本"阁上的楹联,"万井楼台疑绣画,千家山郭静朝晖"。

此外,立于五亭桥上不美观白塔晴云,此处行云无止,天风浪浪,可得静不美观之意。而于徐园处体味四桥烟雨、荷蒲薰风则可收动景之效。四月更是琼花怒放之季,那一簇簇雪白的琼花也能撩起你无尽的遐思。

出瘦西湖,坐1路或步行两站可至天宁寺、史可法祠及个园游览。1路沿线还有何园等景不美观。这里仅对个园稍加介绍,其它景点因为只对某些人有吸引力,在此暂不多言。

个园是全国重点文物呵护单元,因袁枚诗"月照竹成千个字,霜高梅孕一身花"而名。该园以竹石为主体,以分峰用石为特色,其最负盛名者乃四时假山之说。

春山笋石参差,修篁弄影,用白果峰石和乌峰石稀植于竹株间,组成一幅竹石相依图,给人以"雨后春笋"、春意盎然的意境,此景宜不美观。此外在春景内,藏有用太湖石堆砌而成的十二生肖图,有乐趣者可争觅其属相,是为游园一乐。

夏山湖石中空外奇,深潭清洌。中空假山石叠架而起,入其中则有峰回路转之效。此景宜玩。

秋山黄石丹枫,高峻陡峭依云。因其用黄石叠成,山势宏伟,山道高卑,峭壁峭壁,狭谷幽深。行至块石登道,移步别有洞天。爬山拂云,气焰壮不美观,此景宜攀。

冬景则用宣石叠成一幅幅雪狮丹青,姿态各异,造型活跃。山下置水浪纹路面,有南山积雪之意。其南面粉墙上筑有二十四个音洞,若有朔风之声,有冬风呼啸之感。北面为一厅堂,名"选风漏月"。西粉墙上又开两个漏窗,隔孔相望,春景又在面前,暗示年夜地回春。此景宜居。

此外,何园是由"片石山房"与"寄啸山庄"组成。据说"片石山房"乃石涛巨匠所遗"世之秘本",而"寄啸山庄"亦将工具方熔于一炉。本人因时刻所限,未不美观。

腰缠一千文,足够下扬州。公共汽车车资一律五角,小巴一块,很是便利,游园门票也不太贵。只是行色仓皇,不及备览。独一所恨者无佳侣相伴,少了寄情山水,评点昨日故事的情致,殊为可叹!幸好已经习惯于孤傲的来,孤傲的走。

相关旅游攻略

扬州游

  暑假陪女儿去扬州旅游。我有点愚钝,不知廋西湖这个名是谁起的,非常合适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满园的荷花与莲藕。其它也就不觉得新鲜了。坐了一个小三轮,把个扬州的老城区转了个遍。叫女儿站在江泽民的故居前照张相,她说:“江泽民是谁呀?”我说“是我们国家的前主席。”“毛主席才是我们国家的主席,老师说的。”呵呵,童言无忌。DSC03286 DSC03306
      阅读全文»

这是我们的世界--快乐扬州行

我喜欢安静,在夕阳西下的宁静里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。    我更喜欢热闹,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结伴旅行。    为了一份自由的心情,舍弃了旅行社的精心安排。因为旅游需要有个好心情,不然很难体验到大自然带来的莫大情趣。    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,纵情山水、自由的放飞自己快乐的的心情。    每天我们在忙忙碌碌的上班下班,悄悄的我们有了一种迷失自我的感觉。    让我们在旅游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放松方式。在大自
      阅读全文»

江南蜜月之旅(四):南京、扬州、镇江、上海纪行(附攻略)

扬州街巷:水巷小桥多烟花三月的第一日,我们继续扬州之行。周六上午的扬州,是宁静的。即使被称为美食街的四望亭路,也没有车水马龙之象,只是此地的自行车,较其他大城市要多得多,有时竟躲闪不及。顺着四望亭路向东,过了大东门街,大东门桥下的小秦淮河顿住了我们的脚步。时值早上八九点钟的光景,两岸的人家大约正枕着安静的河水熟睡着,巷道里没什么动静,只有一位送报人骑着自行车,沿着河旁小道一家家送报。我们也顺桥而下
      阅读全文»